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穿超短裙的妹妹

时间:2017-11-12
我20岁了,和我的妹妹小兰住在一起。我的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怀疑是走私),只知道给我们寄很多的钱,什么也不管我们。我和我的妹妹相依为命。钱使鬼推磨,好歹小兰上了一个好中学,我也上了一所好大学。
妹妹16岁的生日的前一天,我冥思苦想︰父母肯定不记得我们的生日,只有我给她过生日了,那我应该送她一件什么礼物才好呢?作为哥哥,应该给步入花季的妹妹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于是我的脑海里浮现出了小兰的形象。妹妹小兰有着天使一样的脸庞,魔女一样的身材,可是由于父母常年离家在外做生意,疏于照顾,加上我对衣着一窍煌?妹妹自己又粗心大意,像个男孩子一样,不是那种恋物的人,所以漂亮的妹妹竟然没有一件配的上她的衣服,每天穿着运动服跑来跑去。我想︰小兰是个女孩子,应该喜欢打扮自己的,只不过是没人教她罢了,要不然我送她一件衣服吧。
于是,我翻开了服装杂志——所有的模特里,那个穿着红色超短裙的小妞最吸引我,于是我打电话,叫了那件红色超短裙套装。
小兰生日那天晚上,我和她对坐在插满燃烧的生日蜡烛的白色蛋糕前面。火红的烛光映得妹妹的脸蛋红红润润的。时机已到,我拿出了我的礼盒。小兰” 哇” 的一声叫了出来,飞快的接过了礼盒,拆开了包装。
” 哇!——!” 又是一声长叫,” 是裙子!” ” 是呀!” 看到妹妹这么高兴,我也很高兴。” 喜不喜欢?” ” 喜欢呀!” 小兰说着,拿起了红色的超短裙在身上比量着,身体扭来扭去。
” 喜欢就穿上试试呀,让我也看一看。” 我看着天真可爱的妹妹,心里感到满足,她喜欢我的礼物。
小兰” 蹬蹬蹬” 跑上楼去,我在楼下大喊︰” 顺便打扮漂亮一点,别让我失望!” ” 知道啦!” 是小兰清脆的声音。
我在楼下独自喝着香槟,等了很久,楼梯上终于出现了小兰的身影。由于灯全关了,等到小兰走到我面前的时候,我才看清楚她。
这一看不要紧,我差一点昏过去——妹妹太好看了。一张俊俏无比的娃娃脸,一对可爱的小巧辫子,红色的短袖上衣罩着一双微微前挺的乳房。再往下看去,就是最诱人的地方——红色的超短裙下,一双夹的紧紧的,洁白的丽腿正在为了身体的自然摆动而蹭来蹭去。它的两脚穿着白色袜子和红色的小鞋,给自己又增添了不少的” 韵味”.我的目瞪口呆竟然令小兰很高兴,” 哥哥我好看么?” 妹妹说着,下意识的抓住短裙子的两侧,向两边拉了一拉,于是裙子就又高了一点点,小兰的整对少女的大腿都呈现在了我的眼前(这是小兰十岁以后第一次穿裙子,也使我第一次看到它的大腿),我相信,只要再向上一点,我就能看到她的内裤了。一种从未有过的沖动涌上我的心头。我不禁一惊︰” 不能,不能这样想,她是我的妹妹。她天真无邪,对我毫不避嫌,只当我是哥哥,我不能……”
小兰见我的眼楮停留在它的裙子上,以为裙子出了什么问题︰” 哥哥,裙子不好么?” 我收了收神︰” 好好好,太好了,我都看傻了,你是最漂亮的女孩子啦!你别动,让我再好好的看一看你。” 我说着,走到了妹妹的身后。其实我是在躲着她,因为我的小老二已经支帐篷了。” 千万别动!” 我命令一样说着,小兰正高兴着,没想太多,于是就微笑着,一动不动。
我假装打量着它的衣服,眼楮却不断的描向小兰的大腿肚子。超短裙子遮住了她的鼓鼓的小屁股。我忍不住想道︰” 现在她一动不动,如果我突然掀起她的裙子,一定可以看到它的内裤。如果速度再快一点,甚至能在它反应之前脱掉她的内裤。那样,我就有机会从后面插进去……” 我想着想着,有点忍不住了。
” 哥哥,怎么样?” 小兰突然问着,语气还是那样的天真。
我猛醒过来,她是我的妹妹!我又想︰” 既然是妹妹,就不要想太多了,找机会摸她几下不重要的地方,过过干瘾算了。” 想到这里,我说︰” 好妹妹,你穿她很合适的。你把双手举起来,让我仔细看看。” 小兰顺从的举高了双手,于是我就假装在她身后比量衣服,把双手放在了她的两肋。透过上衣,我感觉到了妹妹的胸罩,这使我更加兴奋。我的双手顺着她的身体向下滑,很快到了她的腰间。我想感觉一下她的内裤的松紧带,于是双手就加了点力,果然,我感觉到了,就在裙腰的下面一点点,那就是它的内裤的松紧带了。此时我的小老二已经完全向上了,我真想就这样用力连裙子带内裤都给她脱掉,好好享受一下妹妹的少女肉体。
刚想到这里,小兰突然笑着转过身来,意外的扑入了我的怀里,亲了我的脸蛋一下︰” 哥哥,你真好,谢谢你的礼物,我喜欢它,我以后会常常穿着它的。
” 我很不自然的说︰” 很好,不错……” 而我的小老二已经被小兰的小肚子挤压的紧贴在了我的腰带上。
幸好妹妹沉浸在无限的幸福之中,没有注意到我身体的变化,她很快就从我的怀里转过身去,拽着我的手走向蛋糕。我感觉到,小兰的手是那样的柔软和细腻,这和我以前对它的感觉完全不一样了。我意识到,她长大了,和我在一起是危险的,我决不能害我的妹妹。
为了防止露馅,我迅速的坐在了桌子后面,我惊人的发现,我的小老二已经顶到桌子沿了。为了转移视线,我忙说︰” 小兰,许个愿吧。” 小兰点了点头,欠了欠身子,挺直了腰,闭上了双眼,两手放在胸前,开始许愿。我看着她起伏的乳房,暗想︰” 她这个姿势,两腿一定夹的紧紧的。从正面看不到它的内裤,但是能看全她的大腿。她闭着眼楮,不如叶 餮桿僖坏?看一下也无妨。” 于是我突然伏下身去,从桌子底下看过去,只半秒钟,就抬起头来。由于烛光照射不到桌子底下,我只能隐隐约约的看到小兰的双腿正并在一起偏向一边,和我想得不太一样。我只看到了她大腿的一侧,还有根部的半个臀部。
小兰睁开了眼楮︰” 哥哥,开始吹蜡烛吧!” 我点了点头,和小兰一起吹灭了蜡烛,顿时屋子里一片漆黑。黑暗让我产生了无数的联想,我努力克制着自己,直到妹妹把灯打开,喊我道︰” 哥哥,和我一起切蛋糕呀!” 我答应了一声,走到蛋糕前,小兰右手握着刀,沖我点了点头,我把右手伸了过去,握在她的右手上,一起拿着刀。我的左手很自然的扶在了她的腰间,轻轻的把她抱住。而我的老二已经快要挑起她的超级短裙子顶在她的小屁股上了。我假装切蛋糕,和小兰脸贴着脸,眼楮却向下描着她的粉颈,希望透过她的领口能够看到她的内衣。可是还差一点点,她的外衣盖得太死了。于是我扶着小兰,假装用力切蛋糕,把她的身体向前推了推,压低了一点。领口的前端终于离开了胸部一点距离,铱梢钥唇?
风光无限呀,好可爱的一对乳房顶着一个白色的乳罩,不大不小,加上纯情少女肉体的衬托,和童贞的气息,我的忍耐又一次达到了极限。
” 哥哥,你的手怎么发抖了?蛋糕都切歪了。” 妹妹在这时抱怨着说。我回过神来,忙胡说一气︰” 我……我太高兴了,你到了花季了,成为大姑娘了,再也不是小丫头了……” 小兰仰起头,看到我通红的双颊,以为我真的是很激动。
她望着我的双眼,深情的说︰” 哥哥,谢谢你,我好高兴。你对我真好,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我一定会做一个好妹妹。” 我受不了她的眼神和她那吐气如兰的的小嘴,只好偏过头去,说了一句︰” 吃蛋糕吧。” 由于我脑子里总是胡思乱想,加上小兰天真纯洁的笑容令我欲罢不能,我只吃了两小块蛋糕,吃完之后,妹妹主动要求收拾桌子。我连忙答应了,自己快速的跑到楼上的卧室里去——我要打手枪,我受不了了,再这样下去,恐怕妹妹今晚就要毁在我手上。
我用最快的速度打完了手枪(其实照我当时的情况也慢不了,才几下就射得四处飞溅),我的性幻想对象竟然是我的妹妹,虽然是意料之中,可是我仍然有一种犯罪感。我清理完犯罪现场,又跑下楼去。
小兰已经打开了电视,坐在了沙发上,见我下来,大声喊道︰” 哥哥,你干什么去啦。快下来,这是我今天买的迪斯尼卡通片,你看好不好。” 我答应着,坐在了她身边,并且保持了一段距离。为了不胡思乱想,我专心致志的看着卡通片。加上我刚打完手枪,总算没有什么异常的想法(也许是正常的)。过了两小时,卡通片放完了,我们只好看没意思姆试砭?又过了一会,我有点困了,我说了一句︰” 我困了……” 还没说完,我就发现,小兰已经睡着了。她的头歪靠在沙发靠背上,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往常出现这种事情,都是我轻轻的抱她上楼。
但是往常我都把她当成小女孩,而且她穿的是长裤子,而今天她的一身性感少女装已经燎得我欲火焚身,已经有了胡思乱想的先例和举动,再让我抱她,恐怕我又要受不了了。
想到这里,我推了推她︰” 小兰,该睡觉了,上楼吧。我累了,抱不动你了。
” 谁知道她竟然皱了皱眉头,没睁开眼楮,哼哼着说︰” 不嘛,抱我……”我狠了狠心,不能让她看出什么来,应该像往常一样抱她上去。于是我就向她身边靠了一靠,把她的右臂搭在了我的肩上,左手搂住了她的后背。接下来的动作很难不胡思乱想就完成。我必须把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一双大腿下才能抱她起来。我看着她露在超短裙外的大腿,光滑又富有肉感和弹性,加上她睡美人一样的姿势,别说去踫,就是看一眼已经令我又一次支起帐篷了。我想起来了,距离打手枪已经过了三个多小时了,我又能兴奋了。
无论如何,我要把她抱上去,这是无法逃避的。我定了定神,迅速的把手伸到了她的大腿下,搂住了她的性感大腿。” 我的天” ,我心里暗叫,手上却极度的想抚摸,而不是抱起来。小兰睡的很死,我在想什么她根本看不出来,只是甜甜的睡着。于是我产生了可怕的想法︰看看她的内裤吧。刚想完,我就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再深了,我要抑制自己。想到饫?我一使力,把她抱了起来。
谁知这下可不得了了,由于我抱的位置令她的臀部自然的下沉,她大腿上的超短裙竟然滑到了大腿根部,隐约露出了她的一点点内裤——是白色的。我的老二” 呼——” 的一下立了起来,几乎要顶到小兰的后背了。我大惊失色,连忙跑上楼去,沖到了她的卧室里。
我努力平静着我骯髒的心灵,把她平放在她的单人床上。一幅美丽的图画呈现在我眼前——桔黄色的床单上,一个红色超短裙套装的美丽少女,两只小辫子,微微弯曲的双腿,红靴白袜,最最诱人的还是那勉强遮住内裤的短裙子,裙角上卷,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这个睡美人要不是我的妹妹,她肯定逃不过今晚了,但是她正好就是我的妹妹。我决不能做出乱伦之事来。但是内心的欲望又无法平息。我想︰我摸她大腿一下她应该不会发觉,就摸一下下。
我伸出手去,摸在了她的膝盖上,见她没有反应,又把手渐渐的向上滑去。
我的手开始颤抖……
(绝对未完,待续。你所希望的下面的情节发展。可以多选,但提倡单选。
并请附上您的建议。)
A。小兰醒了,我强奸了我的妹妹,妹妹在痛苦中失去了童贞。
B。小兰在半推半就之间迎合我的侵犯。
C。小兰完全迎合我。
D。我用了麻醉剂,在妹妹昏迷的时候奸污了她。
E。我强忍痛苦,回到了我的房间(此线索还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也是作者比较喜欢的线索)
穿超短裙的妹妹(续)
上回说道……我努力平静着我骯髒的心灵,把她平放在她的单人床上。一幅美丽的图画呈现在我眼前——桔黄色的床单上,一个红色超短裙套装的美丽少女,两只小辫子,微微弯曲的双腿,红靴白袜,最最诱人的还是那勉强遮住内裤的短裙子,裙角上卷,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这个睡美人要不是我的妹妹,她肯定逃不过今晚了,但是她正好就是我的妹妹。我决不能做出乱伦之事来。但是内心的欲望又无法平息。我想︰我摸她大腿一下她应该不会发觉,就摸一下下。
我伸出手去,摸在了她的膝盖上,见她没有反应,又把手渐渐的向上滑去。
我的手开始颤抖……
正当我无法忍受下体压抑的欲望的时候,妹妹轻轻的哼了一声。开始侧翻身,我连忙收回了手,这才没让她把我的手压在身下。我猛摇了摇头,跑出小兰的房间,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我关上了房门,再也无法忍耐激情了。我开始不顾一切的疯狂的打手枪,十分钟内一连打了三次,满脑子都是妹妹的性感的少女之腿和她那在超短裙下隐隐露出的内裤。地板上到处都是我的精液,一条一条的。我知道,每一个痕迹都代表着我的一个抽搐,而每一阵抽搐都代表着我的一次发泄。直到我再也不能硬起来的时候,我才感觉到疲倦和困乏,沉沉睡去。
半夜里又醒了两次,打了两次手枪。
第二天是星期六,全世界都放假。对于我们学生来说,又是暑假的第一天。
早上起床的时候,我为了不再在小兰面前产生骯髒的念头,又打了两次手枪。可以说我为了保住我妹妹的贞操,已经” 精枯力竭” 了。
我收拾好满是精液的地板,拖着酸软的身躯来到了厨房,妹妹已经吃着自己做的早点了,她见我下楼来了,连忙取出了我的早点,端到我面前。她睁着那双水灵灵的,美丽的大眼楮,盯着我看了看,甜甜的说︰” 哥你怎么啦?脸色这么差。” 我红着脸一笑,说︰” 可能是饿了吧。没关系的。” 心里却偷偷的想︰如果我告诉你真正的原因,不知道你会有什么反应。
” 那就赶快吃东西吧。” 妹妹说着,把我按在了椅子上,自己在桌子边上站着。我仔细的看了看妹妹。她还穿着白丝绸睡衣,看来昨天夜里她又起来换的睡衣。一想起她昨天晚上的样子,我心里就又是一阵蕩漾。我苦苦的想︰看来一旦思想上有一次突破了乱伦的界限,以后就真的很难控制自己的正常思想了。当小兰在我心里还是妹妹的时候,我搂她抱她都感觉不到什么,可是一旦有一次她勾起了我的邪念,她在我的心里就是一个另外的女孩子了,一个和我住在一起,生活在一起,美丽,青春,可爱,纯洁,动人,诱人的花季少女,一个从未被男人的阳物插过的处女,一个会因为男人的强迫而挣扎的小女生,一个会在男人的身下紧张,害怕,羞愧的小姑娘,一个会在失去处女膜的霎那疼痛,流泪,叫喊的女孩子……想着想着,我心头又热了起来。拿着餐具的手也开始颤抖。真担心我身边的妹妹发现我的异状。还好,我低着头,她没看到我发红的脸。
我的头向旁边侧了侧,想偷偷看看小兰的表情,又不想让小兰发现。可是,我的视线却停留在了桌子边上。妹妹就站在桌子边上,桌子刚刚到她的膝盖和大腿的正中间。穿着白色丝绸睡衣的两只大腿紧紧夹在一起,在小肚子和大腿跟附近形成了一个” 丫” 字形的图案。加上妹妹不自觉的顶着桌子淘气的前后晃着。
那个” 丫” 字形的图案也随着妹妹的晃动而一深一浅的变化着。此时我联想到了什么相信我也不用多说了。哎~ !这些平时我都不注意的动作,在我放肆思想以后竟然令我……天那,真是” 草木皆兵” ,” 杯弓蛇影”.我慌忙胡乱的吃了点东西,急匆匆的走开了。妹妹在那里乖乖的收拾碗筷。
为了抑制住思想的洪潮,我回到我的卧室里玩计算机游戏,可是,前几天闹计算机病毒,我的计算机重新安装了系统,偏偏只剩下了一些不会感染病毒的美女图片。一看到那些天真纯情的少女明星的图片,我就忍不住想起穿超短裙的妹妹。我气的一把拽下了电源线,抱着头趴在床上。
这时候,敲门声传来,妹妹在外面大叫︰” 哥,开门啦!” 我硬着头皮打开了门。
我愣住了。
妹妹穿着昨天我送的” 生日礼物” ,那个红色短袖子的超短裙套装还有红靴白袜,背着双手站在门口。那不正是勾起我邪念的根源吗?那不正是在我一次又一次把精液射在地板上时大脑里的图像吗。我强忍欲望,对小兰说︰” 小兰,你怎么穿这件衣服?” 小兰眨了眨眼楮,说︰” 你不是喜欢吗?你喜欢我就穿啊,这是你送我的嘛,我也想让你高兴呀。” 我被说的哑口无言︰” 小兰,你真好,你好美好美,好动人。” 我说的都是我心里想的,只有一个字不同,那就是” 好动人” 三个字应该是” 好诱人”.小兰高兴的笑着,蹦到了我的屋子里。我屋子里的床很低,只有一个床垫,大约二十公分高。这也是我在床上打手枪,却来得及不费力气的滚下床把精液射在地板上的原因。
小兰很自然的坐在了我的床边上,雪白的双臂环抱着紧紧闭在一起的膝盖(喜欢把腿并在一起是一些女孩子的天性)。由于床太矮了,小兰又是蜷着腿,她的短裙子下春光大泄,我站在她的前面可以看到她超短裙下面的白皙性感的处女大腿。我暗地里倒吸了一口凉气,因为我的老二又有上发条的趋势。为了不让妹妹看到我出丑,我慌忙上了床,趴在了妹妹身后。可是,床太小了,加上我趴的太急,结果我脑袋正好沖着小兰的屁股,一抬眼楮就能看到她的裙子后面的短拉链。小兰见我跑到她身后,自然的侧过身来和我说话,这样我的眼楮就正好对着她的她大腿侧面了。一股少女的幽香漂入了我的鼻子,我贪婪的闻着,潜意识里希望闻到小兰的裙子底下的味道。我的小老二已经在我的趴着的身子下支起来了,要做俯卧撑。
” 哥,你忘啦?今天我们要收拾那个大书架,要把我们上学期用过的书都放进去。” 小兰说。
” 哦,小兰,我没忘,一会我就陪你收拾。” 我一面应付着,一面想︰那个书架那么高,一直顶到天花板,我们的书又要放到上面几层,看来会很难的,要用梯子,这会可有的干了。
” 那赶快走吧!” 妹妹催促着我,拉着我的手。我心里着急,如果我现在站起来,让她看到我的小帐篷,我就惨啦。于是我迅速的跳了起来,站到妹妹的背后,双手扶着她的肩膀,推着她向前走,这样她就不能回头看到我了。
由于我打手枪的次数太多了,加上我故意的想些其他的事情,所以这一次老二很快就平静下来。我拿来了短梯子,靠在了那个书架上,自己爬到了那个高约两英尺的小梯子上,我伸手可以摸到书架的顶层了。妹妹已经抬来了所有要放进书架里的书,来到了梯子前面,对我说︰” 哥,我把你的书递给你,你往上摆吧。
” 我答应了一声,在梯子上弯下腰来,伸手去拿妹妹递给我的书。
妹妹先是蹲着从地上拿起一本书。由于我居高临下,妹妹的双腿蹲着,上身自然的向前倾,她的上衣和她的身体之间就露出了一段距离,我隐约看到了白色的胸罩。” 不好,” 我心里一惊,” 我这可是在梯子上,要是我腿软了掉下来可怎么办?” 这时,妹妹已经站起来了。衣服又紧贴在了身子上。我刚才的视线下的胸罩变成了一对隔着一层红色上衣的中等乳房,我晃了晃脑袋,接过了书,连忙把它放到了书架上。等我再一次回头的时候,妹妹又蹲下取书了,她的胸罩又一次被我看到……就这样前前后后重复了二十多次,总算把我的书放完了。我的脑袋里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胡思乱想了。我连忙跳下梯子。
” 哥,我的书还没放呢,你怎么下来啦?” 小兰问我道。
” 哦?……” 我慌忙思考对答,” 噢!我不熟悉你的课程,怎么放还是你自己说了算吧,你自己放吧。” 说着沖着妹妹傻笑。妹妹小嘴一噘︰” 让我自己爬高?” 我不由自主的答道︰” 没关系,我扶着你。” 答完我就后悔了。她穿着超短裙,梯子正好是两英尺高,我要是扶着她,很可能脸正对着她的屁股。刚要重新爬上梯子,没想到妹妹竟然抢先爬上去了。爬的时候,她的短裙子随着双腿的交替抬高而摆来摆去,那对光滑的处女之腿在摆动的迷你裙下显得格外诱人。当她爬到梯子顶的时候,她的屁股正好对着我的眼楮,那双大腿伸手可得,馋的我的老二终于忍受不了诱惑,疯狂的向上抬头。
万一这时候妹妹低头看我,我勃起的老二一定会被她发现的。于是在妹妹低头看我的一霎那,我连忙蹲下,假装拿书,掩饰我的老二。妹妹喊道︰” 你怎么不扶着我?” 我支支吾吾的回答︰” 不高,没关系的。我还要给你拿书……” 说着,我拿起一本书,抬起头伸出手去把书递给她。
天那!我看到了什么?我正好处在梯子下面,穿超短裙的妹妹就站在梯子上。
我可以完完全全的看到妹妹的白色三角裤了,还有红靴白袜映衬,加上妹妹天真的美丽脸庞,我的裤裆里简直可以搞军事演习了,热度能比得上蒸汽机。妹妹没有发现我的异常表情,她取过了书,开始往书架上放。我实在忍不住诱惑,偷偷的站高了一点,仔细端详着妹妹的内裤,视线紧紧盯在两个大腿根部之间。妹妹的内裤被两瓣小屁股顶着,中间出现了一条凹缝,从腰部下方一直到处女穴,让我产生了无限的遐想。要是我能在那里发泄一下,捅她几百下该有多好!我的” 蒸汽机” 需要在它的体内进行活塞运动,我们会像蒸汽机车一样尖叫……
妹妹已经放完了一本书,我连忙蹲下,拿了一本书,又递给了她。等到最后几本书的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便假装扶梯子,把头尽量的靠在妹妹的大腿跟上,鼻子使劲嗅着,嗅到了裙子的味道和少女的幽香。我真的无法忍受了,在放最后一本书的时候,我伸出手去,扶住了妹妹的腰,又渐渐的向妹妹的屁股滑下去。
就在这时,妹妹开始下梯子了,因为站的不稳当,加上她本来就有点害怕,她背对着我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这下可好,在她下落的瞬间,我的手把她的屁股摸了个遍,超短裙完全掀了起来,我顺势躺倒,妹妹的小屁股正好坐在了我的铁杵一般的老二上,而我的双手则穿过她的液下自然的放在了她的双乳上。
做男人可真不容易,我现在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 ,这是那个正人君子——洪熙官说的话,我心一横,借着在我身上没有躺稳当的小兰,我的双手贪婪的抚摸着她的酥胸……
(绝对未完,待续。你所希望的下面的情节发展。可以多选,但提倡单选。
并请附上您的建议。)
3A。小兰反应过来了,我强奸了我的妹妹,妹妹在痛苦中失去了童贞。
3B。小兰在半推半就之间迎合我的侵犯。
3C。小兰完全迎合我。
3D。我打昏了小兰,在妹妹昏迷的时候奸污了她。
3E。我强忍痛苦,推开了妹妹,回到房里打手枪(此线索还会有更刺激的事情发生,也是作者比较喜欢的线索)
「穿超短裙的妹妹」
上回说到……就在这时,妹妹开始下梯子了,因为站的不稳当,加上她本来就有点害怕,她背对着我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这下可好,在她下落的瞬间,我的手把她的屁股摸了个遍,超短裙完全掀了起来,我顺势躺倒,妹妹的小屁股正好坐在了我的铁杵一般的老二上,而我的双手则穿过她的液下自然的放在了她的双乳上。
做男人可真不容易,我现在已经兴奋到了极点,” 忍无可忍,就无须再忍” ,这是那个正人君子——洪熙官说的话,我心一横,借着在我身上没有躺稳当的小兰,我的双手贪婪的抚摸着她的酥胸……
这时,小兰” 呀” 的一声尖叫,挣脱我的拥抱,站了起来,压了压掀开的超短裙,惊慌的说︰” 哥,压到你了。你一定很疼,都怪我不小心。” 说着连忙来拽我,我的老二还在挺着,生怕妹妹这时看到。我慌忙装出很疼的样子,整个身体都蜷了起来,护住铁棒。小兰见了,以为我真的很疼,急得直掉眼泪︰” 哥,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一边掉眼泪,一边过来扶我。
小兰的嫩脸紧贴着我的脸,双手揽住我的两肋,胸部紧贴着我的后背,想要把我扶起来。我的脖子跟感受着小兰急促的呼吸,后背感觉到小兰乳房的起伏,加上少女彷徨无助的表情和纯洁无暇的芳香,我的忍耐又一次达到了极限。我心里不停的寻找着和妹妹越轨的理由,只要有一个合适的理由,我就要马上佔有我的妹妹,我要吸吮她晃动的双乳,聆听她在我身下的喘息,我要在她的身体里晃动,抽送,我要欣赏她由于男孩的初次侵犯而红肿的阴部,我要观察她阴唇在外力的摩擦下的翻动……
理由一︰这么多年我一直在照顾她,是我照顾她长大,我有义务把她由女孩变成女人。
理由二︰我会永远照顾她,不会像其它男人一样始乱终弃。
理由三︰我爱她,相信她也爱我。
理由四︰她是我妹妹,她应该报答我,体谅我的苦衷,满足我的欲望。
理由五︰她应该了解性,否则长大后是危险的。
理由六︰我如果不侵犯她,将来她就会被别人侵犯。肥水不流外人田……
……
我想到了千百个理由。我的心跳加速,我再也顾不了许多了,但愿妹妹和老天原谅我。
我猛然转过身去,把坐在地板上的妹妹按倒在地上,我的身体不顾一切的压了上去。妹妹又发出了一声惊呼︰” 哥,怎么啦?” 眼楮瞪得圆圆的,双手顶着我的身体。就在我那上翘的老二刚刚隔着裤子和裙子触及小兰的大腿的时候,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紧接着是一阵休克,然后老二就在裤裆里疯狂的开始射精。
一股又一股,我感到我的老二随着精液的射出而跳动着,妹妹的裙子被跳动的老二掀了起来,快感一阵一阵的袭击我的大脑。我从眯缝的双眼里看到了妹妹惊讶的表情,隐隐约约还听到了妹妹的叫声︰” 哥!哥!你没事吧?很疼么?”很显然,小兰并没有感觉到我跳动的老二,也没有明白我正在做什么,她以为我是因为被她刚才砸的很疼才脸红痛苦。而我心里最明白不过了——我泄了,我的不争气的老二在最后关头保护了妹妹的清白,把那些本应该射在妹妹的胴体里的精液都射了我的裤子里。而现在本应该已经在妹妹的超短裙下,两腿之间尽情享受的我,却因为失去了动力而瘫倒在妹妹身边。
为了不露出破绽,我立刻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跑上楼去,做一些善后工作。
我听到妹妹在身后喊我︰” 哥,有事情叫我!……” 我在我的房间里痛苦了很长时间,这所发生的一切都怪我在妹妹16岁生日那天送的那条红色超短裙套装,这件性感的礼物差点毁了她的清白,我怎么会有那么可怕的想法。
这时,妹妹来敲门了。我现在最怕的就是看到她天真无邪的目光,但是我还得去开门。
门开了,妹妹还是那条超短裙,我为了不胡思乱想,连忙坐到计算机前面,背对着妹妹,不敢看她。
毫无心机的小兰根本没有注意到我对她的反应,我听到她的小靴子蹭地板的声音。那一直是她的习惯动作,双手背在身后,两条玉腿夹的紧紧的,两只脚在地板上蹭来蹭去。现在他穿着超短裙,群摆一定随着她身体的晃动摇来摇去,那诱人的大腿一定若隐若现……啊~ !!我不敢想下去了。
” 哥!咱们家的花园该收拾了,该拔草了。” 妹妹的话打断了我的胡思乱想,可是我还是不敢面对她。
” 小兰,明天我雇人收拾。” 我说。
” 哥!你怎么这么懒,以前都是我俩收拾的了,我很喜欢哪个花园,让别人收拾我不放心!” 小兰说着,居然趴到了我的背上,左臂绕着我的脖子,右臂从我的肩膀上面垂到我的胸前。要不是有椅子背挡着,恐怕她的胸部要踫到我的后背的。她的胳膊白皙而光滑,小手縴细而幼稚,要是能让这只手帮我打手枪,一定很爽。我又展开了想象︰如果妹妹的手再往下一点,就可以踫到我的老二了,如果这只手套弄我的老二,……我又黑又粗的老二在这只小手里尽情的摆动……
想着想着,我又要有反应了。于是我连忙挣脱妹妹的环抱站了起来,说道︰” 那咱们就一起去拔草吧。” 妹妹紧紧的跟在我的身后。我发现她好像要穿着超短裙去花园干活,于是我对她说︰” 小兰,去干活还穿着裙子?去把衣服换了。” 其实我是怕她的裙子钩起我的邪念。没想到她竟然噘起了小嘴对我说︰” 不嘛,我喜欢穿,你管不着。” 然后一蹦一跳的向花园跑去。她每蹦起来一下,裙子就掀起来一点点,那双吸引我的大腿几乎要暴露到了跟部。我只好无奈的跟着她来到了花园。
拔草是要蹲着的。男孩子当然不怕什么了,可是那些喜欢穿裙子的女孩子总要尽量避免蹲下,尤其是穿短裙子的时候。她们总要想办法避免跑光,比如将双腿侧倒一边,或者夹紧大腿,偶尔分开双腿的时候也要用裙子遮住自己的内裤。
可是毫无心机的妹妹却一点也不和我避嫌,她以为我不会对她怎样。于是她就全神贯注的干活,因为她真的很喜欢那个花园。
妹妹站在花丛中间,低头寻找着杂草。刚刚没过脚踝的黄花衬着她白色的堆堆袜,一双美腿上的红色超短裙在微风中飘扬起了裙角。这是衣服多么诱人的图画呀。要是能在这个美丽的花丛上夺得这样一个花季少女的处女宝将会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呀。
妹妹在微风中缓缓蹲下,开始拔草。随着她的蹲下,她的大腿并在一起,靠向一侧,渐渐显露出来。当她全部蹲下的时候,膝盖已经高出了腰部,超短裙的群摆从她的大腿上滑到了大腿根部。一丝内裤的白颜色在她的夹紧的双腿之间隐约可见。
我的老二开始充血,可是妹妹还是在重复着那些吸引我的动作。她的两条腿晃来晃去,掩盖着她处女禁地的那块三角布也跟着时隐时现。突然,妹妹发现了自己两脚之间有一些杂草,她没有调整自己的位置就去拔,结果……
她保持着蹲的姿势,两条腿面向着我分开了,裙底风光一览无余。她的白色内裤紧紧的贴着自己的跨部,稍稍鼓起,褶皱出了两三条小缝。随着拔草的用力,她内裤上绷紧的褶皱一下一下的变换着形状。一些比较高的花草就在她的内裤前晃动,不时的和这个十六岁处女的纯洁地带接触。这种情景,想要让自己忍住不去看简直是太难了。我幻想着,如果能把她就这样按倒在花丛里,听她的娇喘该有多好。如果能强行脱去她的上衣,看她双臂遮挡年轻的乳房的姿势还有惊怯的神情该有多好。如果能掀起她的短裙子,用手指在她内裤上的褶皱上感受她的体温该有多好。我是她的亲人,答应我这么点要求应该不难吧。我为什么面对这样一个女孩子不能下手呢?难道就因为它是我的妹妹么?我真的很爱她,现在每当我想起将来会有别的男人,也许就在这样的花丛里在她的哀求声里脱下她的内裤我就嫉妒,一想起来她分开的双腿和那双白色堆堆袜将会被别人扛在肩膀上我就心疼,我更不能忍受别的男人进入她的身体,让她处女的鲜血染红这片黄花。如果她总有一天会被别人破身的话,那么最拥有这个权力的人就是我。只有我的老二可以打开她处女的门户,只有我的肉棒才能在小兰的阴道里抽插。
一阵冷风吹过来,我晃了晃头,清醒了许多。可是我的老二却不可收拾的挺了起来。
妹妹这时候身子压低了很多,双膝跪倒,双手已经拄在了地上,屁股高高耸起。短短的裙子勉强遮住她后屁股上的内裤。相信这时候从她的身后脱掉她的内裤一定很容易。而且在她的内裤还没有离开大腿的时候,我就能插入她的小穴,听到她的叫喊,然后就是我揽住她的腰部尽情的沖顶。她的处女血将顺着大腿流下来,染红本来应该保护自己清白的内裤。
我正在尽情的幻想,突然听到妹妹的一声低哼︰” 哎哟。” 然后她爬了起来,坐在了地上,屈起了右膝盖,用手抚摸着。我连忙跑过去。我看到她的膝盖头被石子划破了,破了一条很小的口子,血渗了出来。可是我真正注意的不是她的伤口,而是她的姿势。她坐在地上,左腿伸直,右腿蜷高,我就蹲在她的对面,眼楮看着她的伤口,注意力却全部集中到了她的两腿之间,一直一弯的两条腿撑起了裙摆,裙子下面的内裤近距离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我装作检查她的伤口,把左手放在她的右腿膝盖伤口上抚摸着,右手自然的放在了她的左腿膝盖上。这是一个让我疯狂的姿势,我现在处在完全有利的地位,因为我随时可以分开她的双腿,迅速的扯下她的内裤。我可以让她有一个新的伤口,一个在我的暴力下流很多血的伤口……
” 哥,还看什么呀,扶我起来呀,我们上点药去。” 小兰说着,拽着我的胳膊站了起来。随着她的站起,她的短裙子一点一点的遮住了她的私处,伤口也渗出了更多的血。
妹妹回到了她的房间,我去拿药。当我来到她的房间的时候,她正坐在自己的小沙发上,呆呆的看着自己的伤口。我来到她的面前,蹲下,正好面对她的裙口。在这么明显的走光状态下,小兰那女孩子特有的矜持感终于生效了。她下意识的并拢了双腿,膝盖靠在一起,大腿严实合缝,还用手按了按两边的裙摆,避免两侧跑光,只有她的两条小腿略微分开。她的保护如此严密,我竟然无法看到她的处女领地。我静下心来,开始往她的伤口上涂药水,心里却默默希望她能够打开双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