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夫妇乐园

时间:2017-11-12
我和太太已经结婚快七年了。结婚时我十九岁,她才十七岁。那时我太太很漂亮,而且对我千依百顺。蜜月的日子裏。我每天都和她造爱。就连她来月经的日子裏,她也让我在樱桃小嘴裏发泄。 几年来我们俩夫妇卿卿我我,每逢和她同床,就想把我的鸡巴侵入她的肉体。她也总是对我小鸟依人,温柔体贴。当然,我并不再每天晚上都射精,有是 是把粗硬的大鸡巴塞在她的迷人小洞,直至睡着而滑脱。
尽管我对太太旦旦而戈,她并没有被我玩残,仍然是那麽青春美丽。经医生检查,她是不育的。由于没有生过孩子,她的身材一点儿也没有变样。奶子仍然像以前那麽坚挺。阴道保持着新婚时那麽紧凑。目前与新婚有少许分别的,就是她现在和我交合时,淫水的分泌要比以前多一点。当我的鸡巴在她阴道裏抽送而令到她兴奋的时候,俩人鸡巴交合的地方就会发出一些令人好笑的声响。
今年新春期间,我和太太到泰国旅游,认识了一对郎才女貌的年轻夫妇。他们俩人都很外向,和我们有说有笑的,彼此间十分投契。
女的叫依娃,样子甜美,身材匀称。平时穿着非常性感。泰国的天气炎热,她上身 穿背心。下面有时穿短裙,有时穿极短的运动裤。一对很美丽的肉脚上 套着对日本拖鞋。我也抵挡不了她的诱惑,经常偷眼欣赏她的丰姿。
依娃最诱人的是胸前一对丰满尖挺的奶子,我发现她从来不带胸围。稍一弯腰,白嫩的奶子即半露出来。还有她那修长的大腿和玲珑的肉足。我很想把她那双细白的嫩脚捧在手裏仔细玩赏,
不过她毕竟是别人的太太。我也 能发发白日梦而已,不能像对我太太一样,随时都可以把她剥光猪来玩摸,甚至把鸡巴塞入她的肉体。
依娃的丈夫叫杰青,也很英俊 脱。他经常借故和我老婆聊天,看得出他对我老婆有好感。不过这一点我并不介意。几年来,我身边的男人,多数都对我太太好感。有的对我太太诸多挑逗,有些虽然不敢和她倾谈,则偷眼注视,就像我现在对杰青的老婆一样。所以有人勾引我老婆,我早已习以爲常。
我和杰青也很谈得来。我们有一个共识,就是又想偷偷出去找泰国的女孩子玩,又怕她们染有世纪绝症。所以总是胆大心细。
一天傍晚,我们一起在酒店的泳池游水。我太太和依娃躺在泳池边的凉椅上。杰青和我浸在池水裏聊天,他问我觉得她老婆如何。我照直说道:『你太太好漂亮呀!』
杰青说道:『可是我觉得你太太比起我老婆来,另有一种很讨人喜欢的气质哩!』
我笑道:『你有一个这麽好的太太还不知足,真是有点儿贪心呢!』
杰青笑道:『男人嘛!总是想尝试其它女人的滋味吧!』
我看了他一眼说道:『这裏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多的是,出去玩玩,就不愁没有新鲜嫩口的女人嘛!左拥右抱都办得到呀!』
杰青没有答话,他的视线望着我太太躺在凉椅上的背影。我太太穿着淡黄色一件头的泳衣,但是纤薄的弹性泳衣并包不住她娇美的身材,反而更衬托出玲珑浮凸的曲线。
我望望躺在另一张凉椅上的依娃,她今天更加性感迷人。身上 穿黑色的比坚尼泳衣,平时我未见过的小腹现在也裸露出来了,一对可爱的嫩脚儿高翘着,我真想过去把她拉下水来,痛痛快快地摸捏玩弄一番,然后…… 正在发白日梦,杰青突然说道:『你不是也怕艾滋病吗?不如我们来个换妻游戏,好不好呢?这样一来,我们既不必担惊受怕,又可以试试太太之外的女人呀!』
我觉得这个主意很刺激,其实我正对他太太依娃垂涎,很想一亲芳泽。于是我对他说道:『游完水我跟太太说一声,如果没问题,就今晚进行吧!』
晚饭时,我试探我太太的意思。我太太本是好玩之人,初时却装作不肯,我稍微落了一点儿嘴头,她才答应了。
那天晚上,杰青带着他太太到我的房间来,我太太便跟着杰青到他的房间去了。
房间裏 剩下我和依娃的时候,我显得有些拘谨。依娃对我笑了一笑,便走去把门拴上。然后走到我面前,大方地说道:『你先帮我脱衣服,然后我也替你脱,好吗?』
我伸出颤抖的手,替她脱下背心,一对肥白尖挺的奶子立即裸露出来。我望着她美丽的酥胸发呆。依娃便牵着我的手放到她的奶子上,这对奶子和我太太的一样柔软而富具弹性。
但是因爲是生在别人妻子的肉体上,我一摸,自己的生理上立即起了反应,硬起来的鸡巴把裤子撑起了。依娃一眼见到,便把我的裤链拉下,把粗硬的大鸡巴放了出来。
她笑道:『这东西好壮哟!不过,你还没有帮我脱完哩!』
我把放在她奶子上的双手向下移动,解开她的裤带,把她的短裤脱下来。 见裏面还有一件粉红色的内裤。依娃故意背向我,让我继续把她仅余的底裤脱下来,眼前出现了一个浑圆的雪白细嫩大屁股。然后她才慢慢转过来,原来她小腹下面光脱脱的一根阴毛也没有。我还没有看清楚她的小屄,她已经开始动手脱我的衣服。
依娃的手法很熟练,我很快就被剥得精赤溜光,和她看齐了。她扑到我怀裏,把两只丰满的奶子贴在我胸前。
我搂着她的娇躯,粗硬的大鸡巴不期然地顶在她的小腹。她握住我的鸡巴,台起一条大腿,把她的小屄凑过来。『滋』的一下,我的龟头被塞入她湿润的小肉洞。
温软腔肉包围着我的鸡巴,犹如鸟儿归巢。丰满的奶子挤在我胸部,更似软玉温檐。我用手勾着她举起的腿弯,使粗硬的大鸡巴更深入她的肉体。
她兴奋地叫了声:『哇!好长哟!插到我肚子裏了呀!』
我笑问:『好不好呢?』
依娃道:『我想你躺到床上,我要你骑在你上面玩!』
我听她的话,仰卧在大床上。依娃立即跨到我身上,她双腿分开蹲在我上面,一支白嫩的手儿扶着我的鸡巴,擡起屁股,把龟头对着那光脱脱的裂缝,然后扭腰舞臀,让粗硬的大鸡巴在她湿润的小肉洞出出入入。
这种招式我也曾经和和太太玩过,但是我太太一让我弄进她的肉体,就全身瘫软,不懂得再活动了,所以总是玩不成。现在依娃不仅主动地和我这样玩,而且她很强,她孜孜不倦地上下活动着,我见到自己那条又粗又长的鸡巴在她两瓣嫩肉的夹缝裏吞吞吐吐。又见到她的大奶子在我眼前抛动。
我双手捉住她的奶儿,又搓又捏。依娃也开始兴奋了。她的小肉洞乐淫液浪汁横溢,但是我仍然金枪不倒。
一会儿,依娃一屁股坐下来,我的鸡巴遂深深插入她的阴道裏。她喘着气媚笑着说道:『你真强,我不行了。停一停再玩吧!』
说着,她俯下来,把酥胸上两团软肉贴在我的胸部,没有再活动了。
我反客爲主,挺腰收腹,把粗硬的大鸡巴往她的阴道裏抽送。依娃『哼哼渍渍』地呻叫着,小肉洞的淫水不停地渗出,看来她也十分享受。
我受到她欲仙欲死的叫床声的感染,也逐渐进入高潮,我对依娃说道:『我快要喷出来了,你快点起来吧!』
依娃赖在我身上不动,嘴裏说道:『我有吃药,不怕你射进去!』
说着,她还用力收缩阴道。我正当紧要关头,让她这麽一夹,当场就火山爆发了。依娃感觉到我在往她阴道裏射精,也兴奋地高声呼叫着。
一切平静下来了。稍息了一会儿,依娃在我耳边说道:『你抱我到浴室沖洗一下,我要用嘴巴把你再一次玩出来。但是我也要你吻我下面,好不好呢?』
我不敢说不好,于是,我抱依娃到浴室裏。平时我和太太鸳鸯戏水时,都是她服侍我沐浴,但是现在依娃要我替她沖洗。在泰国,我们每天都游水,所以实际上我们的身体都很干净,不过我想到等一下要吻她的小屄,自然也认真地把她的阴道沖洗一次。
在沖洗的时候,我摸遍她的全身。特别是她那一对小巧玲珑的嫩脚儿,我终于得偿所愿,可以捧在手裏慢慢摸玩。自然是爱不释手。
依娃也回敬地把我的龟头翻洗得干干净净。我的鸡巴被她软绵绵的手儿一摆弄,立刻又坚硬起来。因爲她的主动,也因爲已经和她有一度合体之缘,所以在浴室裏我和她熟落多了。我把她全身搓捏摸玩,她完全没有撑拒。当我把手指伸入她的臀缝,她便笑着问道:『你是不是想走后门啦!』
我回答:『如果你不喜欢,就不要了!』
依娃笑道:『我知道你们男人最喜欢钻我们身上的肉洞。你要玩,现在就玩吧!在水裏玩顺滑一点,玩完了可以顺便在这裏洗洗。』
依娃好象样样都喜欢占主动,她要我躺在浴缸裏,然后她骑上来,把我的龟头缓缓地纳入她的臀洞裏。
我太太平时对我千依百顺,不过她的臀眼 让我玩过一次,就不肯再让我玩了。这次进入依娃的臀洞,乃是我第二次尝试哩!
依娃一边扭动着细腰,一边望着我抛媚眼儿。她笑着说道:『刚才用阴道套弄你的时候,我兴奋起来。结果输给你了,现在我用屁眼套弄,一定要弄到你射精爲止 !』
我问道:『你平时和老公是不是这样玩呢?』
依娃道:『我平时不让老公玩屁眼的, 有是进行夫妇交换时,才偶然让新的对手尝试一下哩!』
『你们进行过好多次夫妇交换了吗?』我问道。
『是呀!你们还是第一次吧!其实老是对着自己的老公或者老婆有什麽趣味呢?偶然交换一下伴侣总比较刺激吧!』依娃嘴裏说着,下面并没有停止活动。
我双手伸到她胸前摸捏奶子,在湿水的状况,她的奶子更加滑腻好玩。虽然刚才已经和依娃一度春宵,但她的屁眼很紧凑,裏面的腔肉摩擦我的龟头,很快把我的性欲再度推上高潮。我终于在她的臀洞裏射精了。
依娃喘了一口气,笑道:『第一次和你性交时,我玩输你,但是这次可赢你了,一阵间回到床上,我还要用嘴把你吸出来,让你知道我的利害!』
『我已经知道你的利害啦!不如现在就认输投降好了!』我笑着说道。
『你投降啦!可是我并不优待俘虏哟!』依娃说完便站起来,她要我服侍她沖洗下体。然后又要我让她骑马仔驮她到床上。我虽然觉得她是在性虐待我,却很心甘情愿。况且她温软的小屄贴在我背上,另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乐趣和快感。
上床后,她让我仰卧。然后她面向我的下体趴在我身上,摆成『69』的花式。她把我刚才活动于她下体两个销魂洞,现在却已软小的鸡巴的鸡巴衔入她的小嘴。同时也把她那光洁无毛的小屄凑到我的嘴上。
我投桃报李,当然也将唇舌贴着她的小屄舔吮。
这时,依娃的小屄就在我眼前。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她白晰细嫩的大阴唇和阴阜,也看到她嫣红的小阴唇和阴蒂。
依娃的唇舌功夫的确一流,我那软小的鸡巴很快又在她的小嘴裏膨涨发大。但是她并没有因此而停下来。她的小嘴容纳不下我的鸡巴,她就 衔着我的龟头舔吮。把又粗又长的大鸡巴不停地横吹直吮。
我这边也把她的小屄吻得淫水都冒出来。我用舌尖戏弄她的阴蒂,她的身体开始颤抖。我再接再励,一会儿把舌头深入她的阴道,一会儿把舌尖舔弄她的阴核。终于把她推上兴奋的高潮。依娃不得不吐出我的龟头,她说道:『你的嘴功很了得,不过舌头毕竟不够长,你先把鸡巴插到我的阴道裏舒服一下吧!回头我再用嘴爲你服务啦!』
我知道她已经斗败了, 是不肯认输。但也乐意拿把梯子让她下台。因爲我始终免不了要在她的小嘴裏射精,照她的说法,我就是输了。
接着,依娃摆出各种花式和我性交。她先伏在床上让我玩『狗仔式』,又躺在床沿举起双腿要我『汉子推车』。一会儿又翻身伏在床上给我粗硬的大鸡巴从后面插进阴道『隔山取火』。
最后她要我躺在床沿让她『床边摇蔗』。她先让我粗硬的大鸡巴进入小屄,然后柳腰款摆,不停地套弄,有时还把她的小腹紧贴我的阴部左右研磨。这一招果然利害,我的龟头和她的子宫茎不断触,渐渐导致全身血脉沸腾。捉住她奶子的双手也紧张地把她美丽的双乳捏得变形。
依娃也看出我已经渐入佳景,她把粗硬的大鸡巴从她的小屄裏退出,紧接着用小嘴紧紧含着龟头。她的两片樱唇犹如小阴唇一般紧紧包裹我筋肉娄张的龟头。她时而吞吞吐吐,时而用舌头搅卷。
在她努力把我的鸡巴深深含入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龟头一跳一跳地在她的口腔裏发射了。她把我的鸡巴退出少许, 衔着龟头。我一边射精,她一边把我射入她嘴裏的精液吞下去。直到我的龟头停止跳动,她才把鸡巴用力地最后一吸,才放松,和我双双躺到床上休息。
依娃依偎在我胸前,我隐约味道她的嘴裏有我精液的气味。
狂欢之后,一切平静下来,我忽然想起自己的太太,不知她和杰青玩得开不开心。正在记挂时,电话突然响了。原来是杰青打来的,他问我们玩完了没有,準备带我太太过来。我对他说已经完事了。
依娃接过电话,对她老公说要留在这裏睡。杰青不知在电话裏说些什麽,依娃便笑着放下电话,笑着对我说道:『你太太要过来了,我们有机会再玩个痛快吧!』
说着,她便起身穿上衣服。我也想起床穿衣,依娃拖过毛毡盖上我光脱脱的下身,并笑道:『不必麻烦了,我老公把你老婆还给你,我们便立即过去了嘛!』
这时,有人在敲门,依娃过去开门。果然是杰青送我太太过来。他没有进门就和她太太回房了。我太太关上房门,坐到床边。我拉着她躺下来。她含羞地说道:『我先去沖洗一下再来。』
我太太脱下衣服走进浴室,我也赤条条地跟她进去。我太太立即首先替我沖身,还特别翻洗我的龟头。然后她嗽了嗽口,又用花 射水进入阴道灌洗。
回到床上,太太依偎在我怀中,亲热地和我接了一个长吻,问道:『你们刚才玩得开心吗?依娃是不是比我好玩呢?』
我笑道:『她比你主动,但是我和你玩的时候比较有亲切感。』
我太太问我和依娃是怎样玩的,我便把刚才发生的事原原本本地说出来。我太太听了说道:『我没能像依娃那麽主动。刚才杰青带我到他房间时,我差点羞死了。要不是依娃已经在这裏,我几乎要跑回来。不过杰青倒很温柔,他殷勤地帮我脱下衣服。我被他剥得一丝不挂,羞得连眼睛都不敢睁开。他小心把我抱到床上,摸我的奶子,还用嘴舔吮我的奶头。我被他弄得周身轻漂漂的,手脚都酥麻了。你知啦!平时你摸我,我的奶头都会硬起来的。他摸得我一颗心『砰』『砰』的乱跳,接着又吻我到的小屄,那时我已经很兴奋了,阴道裏分泌出许多淫水。杰青用嘴吸我阴道裏流出来的液汁,而且吞食下去。我昨天晚上才和你玩过,下边一定还有你的精液,但是我还没有沖洗,他就吻我的小屄,我想他一定吃下你的精液了。他怎麽可以这样呢?』
我说道:『这对夫妇一定是性爱至上,百无禁忌的,依娃也是这样,她让我在嘴裏射精,并且把精液大口大口地吞食下去。接着怎样呢?你继续说呀!』
『杰青把我的小屄又舔又吻,我被她搅得一颗心几乎要跳出来。和你平时搞我的时候一样,每逢你搞我下面,我总是渴望你快点插入充实我。可是杰青并没有立即弄我,他把我的小屄吻了很久,还赞我小屄很美。他用嘴唇夹住我阴蒂然后用舌头舔触。弄得我双腿都发抖了,才冷不防饿虎擒羊似的扑到我身上。正当我吓了一大跳时,杰青已经迅速的把他的鸡巴插入我的阴道。先前我并不敢看清楚他的鸡巴,现在我阴道也已经酥麻了,也感觉不出他那条肉棍儿的粗细长短,觉得有东西在我的阴道裏出出入入。我放软了身子任他驰骋。他像你一样很有能耐,他把我玩得欲仙欲死,自己仍然没有射出精液。他一边玩我,一边赞我的阴道很紧凑。箍得他十分舒服。这时我已经如癡如醉。任他的鸡巴在我阴道裏狂抽猛插。我的高潮一个接一个。阴道的裏裏外外都湿淋淋,他才在我的肉体裏喷射了。他的精液溅射入我的阴道,那种感觉舒服极了。』我太太说到这裏,含羞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再说下去。
我搂着她笑道:『你放心说吧!这是实际情况,你说出来我并不介意呀!』
我太太继续说道:『杰青把我灌满精液之后,稍息了一会儿,就抱我到浴室去。他把我抱在怀裏沖洗阴道,把手指伸入我的肉洞裏挖弄。他仍然像刚才那样爱不释手地摸玩我的奶子.大腿.甚至我的脚,他也捧到嘴裏舔吻。他用舌头舔我的脚趾缝,吻我的脚板底。哇!真要命,我简直像被麻醉了。他把我身上的水珠抹干,就抱我到床上继续玩。他又把我全身又吻又舔。这次,他把我玩得如癡如醉,舒服极了。所以当他要我口交的时候,我也不好拒绝。这时我才看清楚他的鸡巴。原来杰青的鸡巴跟你不相上下,硬起来时也是那麽粗,那麽长。他要我趴在他身上玩『69』花式,把小屄凑过去让他舔吻。玩了一会儿,我不想在我嘴裏射精,便主动地以『坐马吞棍』套弄他粗硬的大鸡巴。一直玩到他第二次射精。』
我笑问:『这次交换游戏,你觉得怎样呢?如果下次再进行,你还肯不肯吗?』
我太太说:『玩这样的游戏当然很刺激啦!虽然你让我去尝试和别的男人欢好,不过玩完的时候,我忽然希望回到你怀抱裏才安乐。于是就提出要回来了。杰青也问我是不是玩得不开心。我向他说,很高兴让他把我玩得欲仙欲死。以后有机会,我还是想再和他玩的。不过因爲初次尝试,所以想回到老公身边嘛!杰青听我这样说,也不再勉强我,于是就送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