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凌辱女友 第33章 媒人公/上

时间:2017-11-12
今年新春来得特别早,过了新年就到新春,所以在此除了恭祝各位新年快乐之后,还特别预贺各位老色友猴年万事如意!不过据说猴子是很淫的动物(我在动物园里经常看见猴子大模斯样地交媾哩),碰上这个野猴横行的猴年,大家可要好好看住自己的美妻娇娃,万一不留神(或者故意)让淫猴钻了空子,自己美丽的爱人被别人勾搭上床或者挑逗成奸或者肆意淫弄,那么也别太难过,可以趁机看看自己女友被别人剥光光压在身下呻吟那种淫蕩情形,好好感受一下凌辱女友那种既紧张刺激又兴奋的莫名感觉吧!春节对于大家来说当然是个开心快乐的日子(除了因为是新一年的开始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可以拿得很多红包包,多一笔收入呢),对于我来说,却还是一个特别的日子:就在九年前的正月初三,是我和女友少霞第一次见面的日子。不过我最初却不知道这个「第一次见面」的日子,还以为第一次见面是在大学开放日。
  一、大学开放日
  --------------------------------
  ※※※ 凌辱女友这系列说的淫事太多了,容我记录一段我和女 ※※※
  ※※※ 友初次邂逅那种纯真的情形吧,让我自己留作记念。※※※
  --------------------------------
  这是我进大学的第一年,那时候少霞还在读高三年。在我的记忆中,我们两个还没见过面。我以为这次大学开放日就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子,所以现在已经几年了,还记得当时的情形。开放日那天我们几个新生帮助学长布置一些学科介绍的专题,记得那个学长,叫做阿敬,叫我们来帮忙的时候说:「我这是给你们机会认识小妹妹呢。」然后又露出一脸馋相说,「嘿嘿,那些高中女生都是含苞待放,屁股奶子都隆起饱满的,但又天真活泼,很容易骗到手呢……」阿敬果然言行一致,开放日当天立即做了很多示範给我们看,只见他一看到漂亮的女生走过来,就立即很慇勤地讲解给她们听,有几个比较有兴趣的女生听得津津有味的时候,他就会趁机把手搭在她们肩上,还要跟她们交换电话号码,说之后再补一些数据给她们,一个上午,就有十几个女生把电话号码给他了。妈的,好一个懂得勾搭的老手。
  接近中午时分,少霞和她两个女同学也走来我们这里,哇塞,不知道是不是物以类聚,恐龙的身边都是恐龙,美媚的身边都是美媚,所以当少霞她们三个来到我们跟前时,我们几个男生都看得呆住了,天啊,好美啊!那时是中午时分,天气有点炎热,几个女生虽然是漫步走来,但俏丽的粉脸还是红彤彤的,额上还冒出很微小的汗珠,更使人看得心里蕩漾不已,我们五六对眼睛,我想超过一半是落在少霞身上,不仅是漂亮的脸蛋上那晶亮灵动的眼睛散发出令人迷乱的少女气息,而且圆圆挺起的胸脯更使我们差一点连口水也流了出来,最可爱之处,她没有很多漂亮女生喜欢装弄出来那种高傲,而是平易近人,毫不吝惜地展露着她那迷人的笑脸。
  阿敬学长立即迎上去,口沬就像大江缺堤那样滔滔不绝地涌出来,妈的,他也做得太露骨了吧,简直是弄巧反拙,少霞身边那两个女同学已经有点受不了,拉着她想走开,反而少霞却好像还很有兴趣听下去,我看她扑扑地眨着大眼睛,不只是看着阿敬学长,有时也会看向我们这些站在阿敬学长身后的新生。我身边的阿礼用手肘捅捅我说:「她好像在看你咧,有机会了!」我心里当然很高兴,如果这个漂亮的小妹妹真的在看我,多好啊!但那时我根本不认识少霞,也知道自己外貌英伟程度没什么过人之处,怎么会有个美女自动投怀送抱呢?于是我也用手捅捅阿礼说:「你比较英俊啦,她好像是给你吸引住了。」阿礼脸上没有青春豆(从高中到大学低班,青春豆是我们这些年轻人的公敌),像个小白脸,但眼小嘴尖,一点也不讨好,但自己却自以为很帅气,给我这么说,就洋洋得意起来。干,原来他刚好说少霞在看着我,是希望我「回报」他这句话呢。
  我看阿敬他不知道从那里拿出几张A4尺寸的纸张,上面印满了学科资料,他指着上面那些小字给少霞看,少霞看不清楚,自然要靠近他身边才能看到,我看到学长的眼睛却不是看在纸上,而是向少霞身边瞟过去,妈的,少霞那天穿的衬衫,可能是因为天气热的缘故吧,上面两颗钮没扣上,本来衬衫没扣两颗钮也很平常,但不知道她那件是什么牌子,钮扣之间的距离很长,所以第二颗扣上好像太热,第二颗没扣上,就等于衬衫敞开到胸前的第三颗钮扣位置。当然我们从前面向去,因为衬衫贴服,没看出什么,但这时阿敬和她靠得那么近,而且她还要稍弯腰才能看到纸上的文字,所以就给阿敬的眼睛佔尽便宜。那时候我虽然觉得眼前这个少霞很亮丽,不禁也有点心动,如果能找她做女友,就真有福气了,不过这么漂亮的女生应该已经有很多人追求她吧?嘿嘿,即使做不了她的男友,在她身上讨讨便宜也应该很爽吧?所以,阿敬那猥亵的眼神完全代表我们的心态,我们看他的眼神已经钻进少霞敞开的衬衫领口里,正窥视着她那高高隆起的乳房。
  我们这些「旁观者」还在想着到底阿敬那天看到什么,果然开放日过后几天,阿敬就喜孜孜地对我们展示他的艳遇说:「……那天我向Vivian介绍的时候,故意靠近她偷看她,但她还一点也不知道,哇塞,你们不知道,她那两个奶子又白又大,我从她领口看进去,刚好看到她那白嫩嫩的奶球肉,如果摸起来一定酥酥嫩嫩的,干她妈的,想起来都很爽呢!」他好像特别怀念少霞。几个月后我们聚会,几个男生聚在一起,当然是大谈淫事,他说他每次打手枪的时候,都会想到Vivian(他不知道少霞的中文名),还说幻想把她骗到KTV,弄些特别的东西给她喝,嘿嘿,她就乖乖躺下来任他玩弄,还说把我们几个也一起幻想进去,一起把她衣服剥得精光,摸她那对又白又嫩的大奶子,然后就轮流干她的小鸡迈,说完还发生十分猥琐的淫笑声。
  其实阿敬在讲他打手枪的时候,我已经和少霞秘密交往了,听他说要把我女友骗去KTV淫弄,还要和我们几个男生一起轮流打炮,心里有种奇怪莫名的感觉,不像是高兴、也不像是生气,只是我还要和他们一起高声笑谈,听完阿敬学长那种淫猥的幻想之后,还有很赞同地说:「对对对,她又嫩又美,干起来一定很爽!」另外有人说:「她那么娇嫩,被我们几个轮流干上,能不能承受得住?」听他们这样说,我发现鸡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胀得发痛。可能那时候已经开始有点喜欢凌辱女友的感觉,不然听到别人这么说自己女友,怎么一点也不生气,肉棒还高高勃起?不过这是后话了。说回大学开放日那天。
  当阿敬学长向少霞详详细细地讲解了学科数据之后,已经是午饭时间,阿敬立即向少霞她们三个女生说:「一起去吃午饭吧!我们可以去教师餐厅吃午饭,不用去学生餐厅排队。」他说的是事实,我们这些「工作人员」那天是可以破例去教师餐厅吃饭。我们差不多六七个人一起吃了午饭,年轻人嘛,就特别容易谈得来,很快我们就不陌生了,连刚才少霞身边那两个美少女也跟我们有说有笑,而且比我女友还开放呢,跟我们几个男生笑在一起。当然我们这些男生的目的也达到了:就是跟这些漂亮的小姑娘交换了电话~~~以后联络哟!我不太相信缘份这回事,但出现在我和女友之间「缘份」却好像冥冥中有了安排。是吃完饭的时候,各人都忙着去洗手间,只剩下我和少霞,虽然刚才我们男男女女有说有笑,但那是「群众的力量」,当我们只有一男一女的时候,反而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突然少霞红着脸,吸了一口气问我说:「你叫胡作非吧?」我确实愣了一愣,刚才我们互相介绍的时候,我只说叫做「阿非」,她也只介绍她的英文名字Vivian,没有说出全名,为何她会认识我?我傻傻地点点头。(我也不知道当时是傻了眼,这是少霞以后告诉我的。)少霞看到我像只呆木鸡那样,不禁扑嗤一声笑了出来说:「我中文名叫黎少霞……」她笑得很美很好看,但我的汗从前额冒出来,有点受宠若惊的感觉,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漂亮的女生会对我青睐有加,只怀疑自己是不是比以前长得更帅?我还没反应过来,其它人已经陆续回来了,又是一堆嘻笑骂,只听少霞她的同学对她说:「你真是怕热的,脸红得这么厉害。」少霞的脸红不全是因为天气热。就在大家挥手拜拜的时候,我还看到少霞特别对我微微一笑,这次我知道她确实是在对我微笑。我身边的阿礼却又偷偷捅我一下说:「你看,她还对我微笑呢!」干,阿礼这次是捉错用神了,少霞应该是对我微笑的。
  大学开放日之后,阿敬和我们几个新生有空就尝试打电话给女生,很多借口,说可以给多点参考数据之类,但大部份都吃了软钉子,还有一部份吃了硬钉子,甚至被女生家人挂了电话。不用说,阿礼也打过电话给少霞,被她婉拒了,我没他们那么主动,想看看他们的情况再说,结果看到他们打完电话都垂头丧气的,看来我们这些男生想从这种方式来结识女生实在很困难,我也就不打这种电话了。到底大家只是萍水相逢,只在开放日那天见过一次面,相处一个多小时,怎么可以成功?我见大家都失败了,我也就把那些交换来的电话扔掉,过了一个月,我们的注意力就回到大学校园里那些美丽的女同学身上,忘掉了开放日的事情。
  快到月底,我打开钱包的时候,妈的,纸币差不多用光了!怪,零用钱居然比我想像中用得快!于是我从钱包里找出那张皱皱的草纸,我每次比较大的开支都会在这张草纸上记下来,我想看看到底这个月把钱花在什么地方。我看那纸上写满了各项开支,不禁骂起自己来:「干你妈的胡作非,今个月又胡作非为了!头脑里是不是被淫虫寄生了?怎么又去看A片、又去买日本H漫、还有和阿X(忘了名字)一起去买写真集!」确实是有点过份,正经的书本没买几本,连吃饭也是很随便,没用多少钱,就是把钱和精力都用在这种荒唐淫乱的事情上。我那些开支是写在草纸的背面,我翻过正面来,想看看还有没有更荒唐的开支。咦,小草纸正面没写什么开支事项,反而是一行清丽的字体,是少霞写给我的电话!哎,这有什么用?阿敬学长和阿礼都打过电话给她,结果得到的响应是:「哎呀,对不起,我忙着準备考试……」另外两个打电话给她,被她爸爸截断了。
  不过,我想起她在餐厅里对我说话时那张又美丽又亲切的笑脸,还把她中字名字也告诉了我,会不会真的对我有特别意思呢?或许我的样貌很帅气,所以她有点爱上我了?嘿嘿,我还是去照照镜子。于是我打开宿舍衣橱门,对着门后的镜子照了照,又像模特儿那样摆个姿势,在镜子前面走来走去。(各位大哥一定要庆幸自己没看过我在镜子前摆姿势、走天桥的样子,不然会把前天吃下去的饭菜都吐出来。)我摆完姿势走完天桥之后,得出一个结论:不错,挺帅!好吧,打电话!电话通了,妈的,太不幸了,是男人的声音,应该是她爸爸:「喂!」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镇定下来说:「请问黎少霞在吗?」她爸爸傲慢地问:「你是谁啊?」我这时突然急中生智说:「我姓胡,是她地理科老师。」她爸爸立即180度急变调,刚才傲慢的语气一下子变得很客气,说:「胡老师你好,你好!请你等等,我叫她来听电话。」哈哈,被我骗过了!听少霞之后说,我那天实在太幸运了,因为只要说错一句话就会被截掉电话。首先,因为亲友都不会叫她英文名字Vivian,所以一叫英文名字就会被截线,如果说是她同学或者朋友,也会被截掉,因为她爸爸还不准她和男同学有太多交往,男生朋友就更不必说了。但是那次小聪明在三年之后,我去她家见她爸爸妈妈的时候,就被她爸爸拿这件事来挖苦说:「你就是那个地理科的胡老师吗?怎么跟我女儿搞师生恋?」弄得我和女友脸红红不好意思。
  第一次在电话里,我就厚着脸皮要约会她,她竟然答应了。我们约在离她学校三个街道外的麦X劳里见面。她提出三个条件:一、要暗地交往,不能让别人知道,因为她爸爸不准她交男朋友。二、只能算是普通朋友,不是男朋友。三、要互相平等对待,出外开支各自付钱,不要我请她吃饭或买东西给她。真是令人冒汗的条件!第一点和第二点自相矛盾,第三点更是绝无仅有!难怪很多人说女友是野蛮的动物。不过这几个条件并不是什么难题,我当然是答应了。于是我和少霞这段感情就由那时候开始。这么说,我这个猥琐学长阿敬就是我和少霞的媒人公吗?
  二、我送你回家
  --------------------------------
  ※※※ 各位大哥,很对不起,浪费了这么多篇幅写初次邂逅, ※※※
  ※※※ 不过我又东拉西扯,这里多加一段插曲,大家见谅吧! ※※※
  --------------------------------
  说起女友和我三个交往条件,其实第一、二点后来也带给我不少烦恼,我因为要遵守她这个「秘密交往」的条件,所以当她进了大学之后,她身边就出现了很多狂蜂浪蝶,虽然我知道她不会那么容易被其它情敌抢走,但明枪易守,暗箭难防,有些情敌却用花言密语来哄骗她,我女友最大的缺点就是思想太过太真,以为世界上全都是好人,也就最容易受骗。害我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稳稳当当放在身边做我的女友。以后我有机会写一篇「KO情敌」给大家看吧。第三个条件,说是要男女平等,有时也让我哭笑不得。我请她看一片电影,她就请我去溜冰,我请她吃一顿饭,下一顿饭她就抢着要请我。有一次,餐厅那个服务员本来把账单拿到我面前,却是我女友拿出钱包来数钱给他。临走时,那个服务员还对我竖起手指,看他满脸讥笑的样子,就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好棒,好一个吃软饭的家伙!哎,我也没办法,谁叫我有这么一个不讲理野蛮的女友!我知道她的心意是好的,她不想我负担太重。因为自从那次之后,如果轮到她请我,她会在进餐厅前先把钱放在我钱包里,由我买单,让我保持男生的尊严。读大学的时候,我们约会就比较自由了,经常都会玩到晚上才回家,我当然要有绅士风度,先把她送回家,然后再自己回家。「今晚我送你回家。」女友那晚竟然这样对我说。「别开玩笑,你送我回家,我还不是要再送你回家。」「谁要你送我回家?男女平等嘛,每次都是你送我回家,不公平嘛!」她像小女孩那样在我面前撒娇。妈的,真头疼!她又是「坚持原则」,什么事情都要跟我平等,连送回家这种事也要跟我来个平等!她总是摆出一副巾帼不让鬚眉的态度,有时真使我生气。但生气也没办法,这次又要迁就她了,只好让她把我送回家。我们走下公交车时,她还故意摸摸我的头说:「小弟弟,姐姐送你回家之后,就要乖乖上床睡觉,不要再玩了,明天还要上课呢!」真是岂有此理。
  我们走过我家旁边一个幽暗的小公园,可能这颗老大树太大了,所以觉得特别幽暗。我说:「你还是不要送我过来,你就在公车站搭车走吧。」女友撅起可爱的小嘴巴就:「你又在看不起我们女生吗?你每次都把我送到我家楼下,我也要把你送到你家门口!」她蛮不讲理,但撅起小嘴巴的样子可爱极了,于是忍不住就在她小嘴巴上亲吻一下。这小公园幽暗的环境,正适合小情侣在这里亲热,于是她把身体靠过来,我就把她的纤腰轻握着,舌头轻轻敲开她的皓齿,我们已经不是第一次亲吻了,所以她也吻回我,两舌头很快互缠在一起。不过,当我的手掌从她的纤腰向上摸,摸到她那柔软圆嫩的胸脯时,她就把我推开。「小弟弟,别这么色,快回家吧!」女友说着,就拉着我的手离开小公园,向我家走去,怕我又亲吻她又对她上下其手。「Bye!」女友把我送到楼下,回头就走。「你真的不要我送你回家?」我满心疑惑地看着娇柔可爱的女友。「不用了,我回到家里再打电话给你。Bye!」女友一蹦一跳地走了。留下我看着她的背影,和她那束在头髮后那条晃动着的马尾巴长辫子,然后隐入幽暗的小公园里。
  我无奈笑了笑,準备上楼。但心里还是有点不放心,每次都是我送她回家,这次没送她回家,总觉得有点不安心。呵呵,我现在追上去,等她有个意外的惊喜也好嘛。于是我就匆匆沿着刚才那条路走向公车站。我经过小公园时,听到小情侣丝丝嗦嗦的声音,我心想,这里确实是小情侣的胜地,如果下次女友送我回家,又可以在这里亲热一番。不过我没空停下来偷窥人家亲热,急急忙忙往公车站走去。干!这次公交车倒是真快,本来我想给女友一个惊喜,但我到车站的时候,她早就芳蹤杳然了。算了,只好回家等她的电话吧。我又走回那个幽暗的小公园,仍然听到刚才那小情侣丝嗦亲热的声音。好家伙,他们在这里亲热,给我偷看一下也不要紧吧?于是我蹑手蹑脚沿着声音的地方走过去,妈的,两个人搂在那老树背后的长凳上,那男生粗野地把头钻在女生的怀里,而女生的衬衫已经是敞开着,已经被弄得浑身酥软,任由那个男生亲吻她的胸脯,干,这样亲热的样子,看来那男生已经是在吮吸着那女生的奶子,我立即觉得一阵子兴奋,鸡巴在裤裆里撑了起来,使我不得不弯着腰躲在大树后面偷窥。不过,就是光线太暗了,不然还可以看看那女生的两个奶子大不大。
  真想不到我楼下这个小公园居然有这种免费真人秀。这样好康的代志我怎么会错过,反正女友回家差不多要半小时车程,再多看一会儿才回家等电话也行,于是我站在大树后面,把头伸出去,聚精会神地看着那两个男女在那长凳缠绵。那男生真没令人失望,伸手进去女生裙子,不一会儿已经把她的小内裤扯了出来,那女生也真不知羞呢,一点反抗也没有,只是软软伏在那男生身上,任他胡作非为。那男生这时把她抱着慢慢站起来,然后把她横放在长凳上,原来我以为那个女生是被那男生逗弄得浑身无力,软软地任他胡弄,但这时我看得出来,那女生好像是喝醉酒或者失去知觉那样,根本没有反应,软软地任他摆布。干,有可能那个女生根本不是那个男生的女友!也有可能那个男生是个歹徒!我脑里有个念头一闪而过,女友少霞是不是真的已经上了公交车,或许她刚才经过这里碰到这个歹徒,这么说,那个女生很有可能是我女友?妈的,不会吧?
  我的头脑里突然嗡了一声,体内一阵血气直往上喷,也不知道是什么感觉,是生气、是兴奋、是嫉妒、是焦急,反正好像翻倒五味瓶,什么味都有。我的眼睛好像射出光芒那样,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两个男女,在暗淡的光线下,我还是可以看到那个女生有条长长马尾巴的辫子,妈的,真的是我女友!我看到那个男人把我女友横放在长凳上,顺手把她的外衣向两边一翻,原来她里面的内衣和乳罩早就被掀到胸口上,两个白嫩嫩的大奶子立即露了出来,当然我在黑暗里看不太清楚,只看到他的手麻利地伸到她的纤腰上一扯,解开了她腰带的扣子。我那时其实已经猜到那个女生就是跟自己秘密交往满心疼爱的女友,但看着那家伙粗野的动作,我竟然不知所措,像傻瓜蛋那样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女友任由那歹徒把衣服剥掉。我女友的裙子实在太容易脱了,只见那歹徒两三下子就捧起她的双腿,把她的裙子剥掉,这一下子,她纤腰以下全都赤条条。我在黑暗中看得不清楚,只觉得自己心跳急促起来,自己心爱的女友,现在竟然被色狼剥光光的。
  我这时头脑才恢复意识,但仍然不知如何是好,要大叫还是要冲过去把那色狼K一顿?那个色狼的动作太迅速,比我脑袋的转动还快,这时已经向躺在长凳的少霞压上去,「嗯哼,嗯哼」看来我女友还有一点点意识,加上受不了那男人身体的重量,被压得连哼几声。这时候我开始急了起来,看来要吓走色狼才行,不然再给他继续弄下去,我女友可就完蛋了,于是我用手摇动着大树旁的小树树枝,弄出嘶嘶沙沙的声音,好让他知道有人来了。那知道那个坏蛋只是向声音这边看了一眼,还不逃走,不知道是他胆量大,还是我女友太诱人,他不愿意放过快到嘴边的美肉,粗大的身躯还是压在我女友身上,还把她两条美腿勾挑起来,哇塞,这样下去,那色狼只需要把他的粗腰往我女友的胯间挤进去,我这可怜的女友的小穴就会立即被他干破。我本来想要大喊,不过怕这个坏蛋手里有武器,心想最好找一条木棍才好,于是我退后几步,找到一根不粗不细的树枝,算了,就权当作武器吧,然后又走回女友那里。
  「扑嗤……扑嗤……」「哼嗯……哼嗯……」我听到一阵子淫蕩的声音,定睛一看,那坏蛋屁股上挺下沉不断摆动着,粗腰紧紧贴在我女友的两条美腿之间。我脑里一阵子昏眩,暗骂着:「都是女友自己讨来的,原本我送你回家好端端的,怎么这次要送我回家?结果就被这个坏蛋姦淫了!」我心里突然有种凌辱女友的感觉,发狠地咬咬牙想,「好,这次就给你一个教训,让你多受几秒钟痛苦!」想到这里,我手持着树枝,却没去救女友,反而看着女友继续让那坏蛋折腾,让他干了四五十下之后,我才大喊道:「喂,你在干什么!」那家伙作贼心虚,听到我这么一叫,就立即落荒而逃,一边拉着裤子一边逃跑。我没去追他,走到女友身边,这时候看得更清楚,女友从胸脯以下全都露了出来,好像一条美人鱼那样,光溜溜地呈现在那色狼面前,难怪那色狼还不愿意逃走呢,我看她的小穴被弄得有点翻起来,看来已经被那色魔淫弄,干过几十下。虽然我看着她的裸体也很兴奋,但她是我心爱的女友,现在半昏迷的样子,我才不会乘人之危。于是我抱起她,把她内衣拉好,裙子和内裤穿好,然后帮她扣好衬衫钮扣。「你……你……你这坏蛋!」女友竟然在这时幽幽转醒。她竟然以为是我从后面追来,还把她弄昏了,拉到这里来亵弄,「你真好色,我以后不理你啦。」她娇嗔地骂着我。我知道她不会真的生我的气,但我实在是冤枉,刚才是那个色狼把她弄昏,她竟然以为是我在恶作剧。我心想,早知道你这么喜欢冤枉我,我刚才乾脆就不吓走那个色狼,让他把你带回家淫弄!这是一段我跟女友还在暗中交往时期的插曲,因为讲到女友交往的三个条件,所以忍不住要说说这件事。不过已经有点离题了。
  三、真正媒人公
  --------------------------------
  ※※※ 各位大哥,很对不起,拖拖拉拉离题万丈,本来这篇要 ※※※
  ※※※ 讲媒人公,却讲七夹八的。幸好这不是学校的作文,离 ※※※
  ※※※ 题也不会扣分,反正都是凌辱女友的经历,顺便讲讲。 ※※※
  --------------------------------
  我一直以为阿敬学长就是我和女友的媒人公,没有他要我们在大学开放日去帮助,我就没有机会认识到少霞。直至女友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我才知道真正的媒人另有其人。到了女友上大学读二年级的时候,我们才「正式交往」,她才开始公开承认我是她的男朋友。有一次,我和女友谈心,我问她说:「你那时候选择跟我交往,是不是因为我很帅呢?」我一边问,还一边装帅。女友说:「这是秘密,不过一定不是你的样貌啦,你长得不算帅!」哇靠,害我还装帅装了好几年,以为是因为长得帅吸引她,原来不是!难道是那些生物学家说的,哺乳类动物是用体味吸引异性,会不会我身上那种男人气味使少霞喜欢上我呢?不会吧,我和她都不是野兽啦,我们是高等动物咧!那为什么她那时候会只肯和我一个人交往呢?我就死缠着她不放,一定要她把真正原因说出来。她给我缠得没办法,娇叫说:「好啦、好啦!我说啦!听着,我们第一次见面不是在大学开放日那天。我们再早两年前就已经见过面啦!所以我很早就知道你叫胡作非,傻瓜!」傻瓜!我真的变成傻瓜了,不可能的,再早两年我们就见过面了?曲指一算,那是在读高中二年,而她呢,还在读国中三年。我年纪比她大两岁,读书也比她早两年,只是后来我高中毕业后读了一年专修,所以到大学时和她的差距只有一年。「你还记得那年正月初三,我和小叔叔去你家拜年吗?」女友说。我沉思一会儿,摇摇头。女友只好把拜年的事情原原本本告诉我。原来她爸爸有个最小的弟弟叫做阿浩,也就是女友口中的小叔叔。这个小叔叔跟她爸爸同生肖(相差十二岁),小时候因为是家中最小,被爸爸妈妈宠坏了,所以平时喜欢喝酒吸烟、赌博玩乐、还经常找援交妹妹,快要三十岁还吊儿郎当。
  那年正月初三来少霞她家里拜年,她爸爸和她姐姐少晴出门拜年,家里只有她妈妈和她两个人招呼客人。他就说:「少霞,你在家里不闷死才怪呢,不如跟我出去四处拜年,多拿几封好包。」少霞被爸爸丢在家里招待客人,已经很闷。平时这个小叔叔吊儿郎当,却会给她说笑话,还会教她各种折纸手艺,所以她对这小叔叔还很好感,听他说要带她出去拜年,就央求妈妈让她出去,她妈妈就让她跟小叔叔一起出去,只是吩咐晚上要早点回家。少霞就跟着这个小叔叔四处走,串门户,反正亲戚见他们两个都还是没结婚的「小孩子」,都很高兴地请他们吃糖,还给他们红包包。阿浩还随身带着一个即拍即有的照相机,每到一处都一起拍一张照片留念。要知道那时候即拍即有的相片很昂贵,但阿浩就是那种爱玩的人,从来没考虑过钱要怎么花才对。
  到了傍晚,阿浩就带着少霞来我家里。一进门见到我爸爸就单脚跪在地上大喊:「师傅大人,恭祝你生意兴隆、财运亨通、新春发财!」女友说到这里,我已经记起来了,惊奇地说:「你就是那天跟你小叔叔一起来的那个小女生!」女友点点头。我更兴奋地说,「那天你小叔叔还拉着我们一起拍一张合照,对吗?」女友又点点头,说:「照片我还留着。」说着,从她一本书本里拿出一张用透明塑料纸包着的照片,那张照片因为是即拍即有的,所以经过几年后,色彩已经模糊了,但还是能看到我和女友当时在厅里留着残羹的桌边合照。(我真有点感动,原来女友一直保留着一张很久以前她和我的合照。)我于是记起来了,女友一边补充,我一边回忆,才能把当时的情形记下来。
  那天已经是傍晚时分,我家就快要吃晚饭(因为冬天,我们会早点吃晚饭),阿浩和少霞才突然来到我家。我看到那个少女很漂亮,又很斯文,但那个年青人却是突然在我爸爸面前单脚跪下,还大喊道:「师傅大人,恭祝你生意兴隆、财运亨通、新春发财!」哇塞,这么唐突,简直和那些没教养的边沿少年没什么分别,我对他们两人的印象就不太好。我爸爸却哈哈笑着说:「哦,是阿浩啊,几年没见还是那么调皮捣蛋!今年是什么风把你吹来?」原来我爸爸曾经在一家机械厂里做工程师,那时候阿浩刚好是个学徒,我爸爸就是他的师傅。他为人倒是很聪明,很快就学懂,但每天就是调皮捣蛋,工作虽然做得好,但就是不遵守厂房纪律,经常迟到早退,甚至有天下午很快做完工作,就跑去看电影,气得厂长七窍生烟,我爸爸却说他是难得的人材,维护他好几次,当然最后还是维护不了,过了半年就被那公司裁掉。所以阿浩在厂里对任何上司上级都不满意,只有对我爸爸这个上司才会尊重他,叫他师傅。
  有客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于是爸爸热情地招呼阿浩和少霞一起吃晚饭。我妈妈立即忙里忙外地加菜,家里年货不少,要加菜不难,很快就来一顿很丰富的晚饭。不过这个阿浩却是酒性难改,自己一杯又一杯喝了下去,硬要我爸爸喝几杯,说是要敬师傅的,然后又要我妈妈喝几口,说是要敬师母的,结果把我家里买来準备送给伯伯的那瓶XO酒喝光光,他喝得半醉,又要跳舞又要唱歌。我和妹妹真是有点讨厌他,难得爸爸妈妈却是陪他疯,他喝歌还要替他打拍子。那时候少霞在旁边抓着他的手说:「小叔叔,你喝醉了,不要喝了,我们回家吧。」我爸爸摸摸少霞的头,拍拍她的肩说:「这个小ㄚ头还真懂事呢!」阿浩嘿嘿笑着说:「我这个小侄女好乖,还没有男朋友呢,如果不嫌弃的话,就让她跟师傅你儿子对象吧!」这时少霞羞红了脸,越显得艳丽,虽然还是幼齿,但那个青春迷人的少女样貌已经开始显现出来。
  对我来说,虽然有些记忆,但细节部份都忘了,是女友讲给我听的。可能是因为那天我对她小叔叔印象不好,加上那时候我有个同班的女朋友,根本没把她放在心上,事情过后就算了。女友说那时我爸爸那时也已经有些酒气,还特别把她拉起来说:「来,给我看看未来媳妇的样子!」她那时更是害羞,但不敢违逆,羞羞答答地站起身来,爸爸哈哈笑说,「有什么好害羞的!过来、过来陪我这个未来公公喝酒。」我却没有这段记忆,女友说那时候她给我爸爸拉过去,我爸爸对她很好,好像对自己女儿那么亲切,让她坐在他的大腿上,叫她斟酒给他,我爸爸喝一口,就要她也喝一口,她那时不懂喝酒,被呛得眼泪差一点流下来。什么?有这么一回事?我却记不起来!少霞那天替我爸爸斟酒,和陪酒妹妹有什么分别?她还以为我爸爸对她很亲切,她实在不知道真实情形。
  其实我知道爸爸骨子里保存着我们胡家祖传的淫根,我们几代男人都很好色,我爷爷好色,在乡里是出名的,但他也不觉得有什么问题,还觉得做人风流是件好事,我奶奶也不会怪他,还觉得男人应该是三妻四妾儿孙满堂才对,既然爷爷没有讨妾,那他四处风流快活也是很正常的。这都是大男人思想的弊病,不能一朝一夕能改啊。听说我妈妈嫁进胡家之后,最初那段时间还很不习惯,爷爷见她很有姿色,就三番四次地调戏她,搂抱她,奶奶没帮她,还说她没用迁就爷爷,不够孝顺。妈妈后来就学乖了,不敢再随便忤逆爷爷的意思,爷爷叫她进房替他捏肩捶骨,她也乖乖的替他捏肩捶骨,爷爷爽起来也替她捏肩捶骨,这还不止,还替她捏胸捶股,弄得她娇喘不已。据说后来当妈妈在午睡的时候,爷爷钻进她的被子里……
  爸爸也遗传了爷爷那种好色的淫根,我知道他有时也背着我妈妈偷偷跟他那些猪朋狗友去其它县城或跑到东南亚、澳门、香港四处去拈花惹草呢,跟不少女生上过床。我听相士说过,淫人妻女,妻女也必淫人。爸爸到处去跟小美媚上床,他有没有想想在家里的妻子和女儿也可能被别人施淫了?我最讨厌爸爸那些猪朋狗友,他们一边教坏我爸爸去买钱去找妓女,他们自己却一边跑来我家里,免费淫弄我妈妈。我妈妈虽然还有几分坚贞,但这些人都是色界高手,调戏技巧很高呢,结果妈妈被他们挑逗起来,也就任人放倒在床上鱼肉,爸爸这几个朋友就前呼后应的,每次都把妈妈剥得光溜溜,淫弄得不成体统。可能都是像相士所说,在替爸爸还淫债呢。所以希望爸爸别玩得太过份,不然妈妈和妹妹还不知道要给其它男人嫖淫过多少次。
  我女友还不知道我爸爸好色,他还不知道他对漂亮的小妹妹特别喜欢。所以那天拜年的晚上,他口里虽然很亲切地说叫少霞做未来小媳妇,但看到她那么漂亮的时候,一定也对她动了歹念,才会叫她来陪他喝酒。好歹才吃完那顿晚饭,其实阿浩和少霞都吃得不多,阿浩看来是喝酒喝饱了。临走的时候,阿浩就拉着我说:「来,帮、帮我和师傅大人拍一张照片!」他已经醉意盎然,所以说话有点口吃。他叫少霞从手提袋里拿出那部P牌的即拍即有的相机。我替他和我爸爸拍了一张合照。我拿相机给他的时候,他就拍拍我的肩,还把少霞拉过来说:「今天我能向师傅拜年,很高兴,师傅有你这样出色的儿子,我这个侄女就许配给你,拍一张相就算对象了!」我女友说她那时羞得脸都红了,但还是被她小叔叔拉来跟我合照,那张照片就一直保留在她书本里。
  这件事对我来说只是模模糊糊,不太清楚。但对于女友来说,那天她却记得特别清楚。她说她见到我们家里人很有家庭气氛,而且都对她很好,她小叔叔这么胡闹,我们都没有生气,对他也很好。她见我长得高大斯文,还有几分帅气,心里已经有了好感。她还说她借了我一些国三的书本和笔记(我却一点也记不起来),在笔记里除了看到课文注释外,还有我一些自己创作的小诗。她说她心里有种莫名的感觉,于是是暗暗喜欢上我(这可能是她那时情窦初开,任何男生闯进心扉,都会使她堕进恋爱的感觉)。直到大学开放日那天又碰到我,她觉得我们一定是有缘份。后来,我又能打得通电话给她,她更相信这是缘份安排的,于是就跟我开始交往。哈哈好家伙,原来能得到这么漂亮的女友,竟然不是我追求有功,也不是我长得帅气,而是在女生情窦初开的时候,闯进她心扉,让她有先入为主的感觉,之后一切就好办了。大家有没有像我们这样的交往经历?而我和少霞真正的媒人公竟然是这个偶然来我家的小叔叔阿浩!
  四、学习做女友
  当我知道女友这个小叔叔阿浩是我们的媒人公之后,我却是想见见他。女友的家人我大多数认识了,就是这个小叔叔我一直没跟他见过面,听说他还是像以前那样吊儿郎当,行蹤不定,连女友爸爸妈妈想要找他也很难。「你为什么想要认识他?跟他只会学坏不会学好。」女友说,她好像不想去找她那个小叔叔。「好歹他还是我们的媒人公呢,现在我们交往这么多年,也要向他道谢一声吧?」我也不是坚持要去,只是我看女友越不喜欢去,我越是想逗她生气,所以故意嚷着要去。(女友的脾气很好,有时逗她生气也是件很有趣的事情ㄛ~~唔,变态!)「那没什么好多谢的,反正我不喜欢他!」女友有些生气地说,脸色竟然有点发红。怪!女友平时很温驯,很少不喜欢别人,这个阿浩是她的小叔叔,听说他以前还懂得讲故事、说笑话,还教她很多折纸手艺,应该是很喜欢才对嘛,为什么会不喜欢他?
  那环境,我当然没有再问下去。但我心里这个疑团,总是要想办法解开。到去年年中,有一次我和女友跟几对男女朋友一起去酒吧饮酒作乐,互相讲起男女朋友如何互相认识的过程,我们当然也把自己这段奇怪的姻缘说出来。回家的途中,我又问起媒人公阿浩的事情,女友酒后吐真话,说出她不喜欢小叔叔的原因。原来那年正月初三阿浩和少霞来我家里拜年之后,阿浩半醉半醒,本来我爸爸要送他们回去,但少霞怕麻烦我们一家,她就自己半撑半扶着这个小叔叔,由我爸爸替他们叫一辆出租车才能回家。回到少霞家里,已经是晚上,刚好她爸爸、妈妈和姐姐被附近的一个亲戚拉去一起吃晚饭,还没回家。
  少霞让半醉的小叔叔躺在沙发上,小叔叔说:「嘿嘿,少霞,今天我师傅那个儿子帅不帅,你们以后结婚了,可要记得请我这个媒人公。」他拿出那张照片,对她说,「他叫胡作非,你记得吗?你今年读国三,他今年读高二,跟你差两岁,刚刚配得来。」我女友说那时候她心里很不好意思,可能是因为第一次给别人说要「找对象」,所以当小叔叔说起我,她就红着脸不答他,说:「你醉了,先躺着吧,我去倒茶给你喝。」说完就去厨房里倒茶。倒完茶让小叔叔喝了之后,还看他脸红得像关公那样,就去拿湿毛巾来让他敷敷脸。
  她替小叔叔阿浩敷了脸,小叔叔又醉话连篇,说:「哦,你这样做就对了,以后做人家的女友也要这样懂得服侍男友。」少霞那时还是国三的学生,虽然见过姐姐在谈恋爱,但自己还没试过这种滋味,那晚去过我家之后,她心里确实是泛起莫名的涟倚,这时给小叔叔说得心如撞鹿,怦怦直跳。当她要拿毛巾去浴室的时候,小叔叔突然握着她的手腕说,「你懂得怎么才能做好别人的女友吗?」「我才不做人家的女友。」少霞心里又喜又羞地说。小叔叔说:「这样不行啊,女生到你这个年龄就要有男朋友了。」他张着醉迷迷的眼睛看着少霞,「来,我来教你怎么做人家的女友,这种事我不教,你爸爸妈妈也不教你,你以后就没人教你了。」「我姐姐会教我,她已经有男友呢。」少霞说。「呵,她怎么教你?她是女生,怎么懂得男生想什么?你看小叔叔身边有这么多女朋友,最有经验了,我来教你好了。」小叔叔嘴巴里喷着酒气说。
  「那要学些什么?」少霞还真以为做人家女友还要学什么技巧。小叔叔说:「那就先学亲吻吧!」说完突然把少霞拉向自己,把她一手搂抱着,另一手把她的头抱着。少霞不知所措地叫说不要,但小嘴巴已经被小叔叔的嘴巴封了上去,一阵酒气和男人特别的气味袭来,她脑里一阵子昏眩,还想要挣扎,一片暖暖湿湿的舌头已经挤在她两唇之间,她唔了一声,就被这片舌头打开了皓齿,直闯进她嘴巴里,和她的舌头缠上,弄得她津液四流,小叔叔那根大舌头在她小嘴巴里左闯右动,把她亲吻着啧啧有声,她说当时她自己脑里面已经是一片空白,也不懂得反抗。干,想不到我这个女友在第一次和我见面之后,回家就被她小叔叔这样亲吻透了。
  女友说当她恢复感觉的时候是突然冷冰冰的手掌摸进她的粉背上,原来是小叔叔的手已经从她衣服底下摸了进去,因为外面气温低,她的体温高,所以感觉一阵子冰冷,还想要挣扎,但小叔叔的手抱着她的背部,又是一阵子热烈的亲吻,又把她吻得一阵阵急喘。我当然不怪女友,因为她小叔叔经常四处浪蕩,跟他上床的妓女多不胜数,他对付女生的技术很高超呢,我女友那时只是个情窦初开的女生,那里是他的对手?少霞思想还混沌的时候,她背后的乳罩扣子悄悄被解开了,这时她小叔叔那对大手已经和她身体温度差不多,在她粉背上轻抚着,然后突然从她腋下摸向她的胸前,两个奶子一下子就被他握在手里。女友说那时候情况更糟了,一阵阵令人迷乱酥麻的感觉从她的乳头上传来,本来她还想要挣扎的身体全都无力了,软泡泡地伏在小叔叔粗壮的身躯上让他放肆地摸捏着。女友说她那时候羞得无地自容,但小叔叔的手掌却很熟练地把她的两个奶子搓来弄去,把她弄得很舒服。
  女友说她最怕是小叔叔用手指捏弄她的乳头,每次一捏弄,她就有点像失禁的感觉,下面小穴涌出淫液来,但她那个小叔叔却特别喜欢捏她的小奶头,当小奶头凸起的时候,他的大拇指和食指或者中指就像搓小汤圆那样来回搓弄,弄得她好像完全失禁了,淫汁不断从小穴里流了出来,弄得棉质小内裤都是淫液。女友说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毛线裙子已经被小叔叔掀起来,直至他的手掌从她屁股后面朝她两腿之间按摸进去,她才急急地夹着双腿,忙哼叫着说:「不要、不要,小叔叔,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不知道她原话是怎么样说出来,那时候她说话时,应该是娇喘着。)小叔叔这时手指已经朝她的私处小隙缝里挖进去,虽然是隔着丝袜裤和小内裤,但那种感觉又是使少霞全身颤动起来,兴奋的感觉差一点使她昏迷了。女友说那时候她很羞,因为她内裤私处部位全都湿答答的,被小叔叔这么一挤弄,里面那泡淫液都被挤了出来。
  我听得连鼻血也差一点喷出来。幸好女友是留到这时才说出那件事,因为我现在已经喜欢凌辱女友那种感觉,听到女友被其它男人淫辱的情形就特别兴奋。但我也不是一开始就喜欢凌辱女友,最初把女友当成是仙女下凡似的,有谁碰她一点点,我就心如刀割的感觉。要是女友在最初交往的时候,把这件事告诉我,不知道我那时候会有什么反应呢?我当然还想知道她小叔叔还怎么对待她,女友这时已有七分醉意,没有掩饰什么,把事情通通告诉我。她说小叔叔的手指挑破她那件黑色的丝袜裤,然后把她胯下那部份丝袜裤撕开一条大缝,手指就摸在她的内裤上,然后把她内裤边扯开,手指就挖进她那已经被淫汁浸湿的小穴里,当他的手指揉弄她的小阴蒂时,她全身都颤抖着,一阵阵快感从小穴那里传遍全身,她突然全身又是一抖,竟然是被她小叔叔挑上了高潮,洩身了。妈的,她那个小叔叔是她爸爸的亲弟弟,这样把他的亲侄女淫弄得达到高潮,算不算是乱伦呢?
  女友说那时被小叔叔挑逗得上了高潮,自己羞得无话可说,不敢看他的眼神,全身软泡泡地伏在他身上直喘气。小叔叔双手还在她身上乱摸,但既然已经被他弄成这样,也就没有反抗,任他胡来。她说他把她两腿分开,手指继续从丝袜裤胯间撕开的裂缝中伸进去摸她的小穴,还把她两片阴唇翻开来揉弄她的小阴蒂,害她又是淫水涟涟。突然有个声音从她背后响起,女友说当时她吓得差一点昏了过去,原来他们两个都没有听到开门声,一下子爸爸、妈妈和姐姐都回到家里,而少霞那时候的屁股正对着大门,而且正给小叔叔翻开两片小阴唇摸弄着,这一下子全都给家人看见了!她这时吓得滚到地上,而小叔叔也吓得从沙发上坐起来。嘿,进门却是三个醉熏熏的酒鬼。原来少霞的爸爸、妈妈和姐姐那天晚上和亲戚都喝了很多酒,所以一点也不知道小叔叔对少霞做出什么丑事,还要他撑扶他们进房呢。少霞的爸爸也够糊涂的了,自己喝得烂醉,连自己的亲生小女儿被自己的亲弟弟翻开两片阴唇摸弄,他一点也不知道。幸好他们突然进门,把阿浩这个弟弟吓一跳,匆匆连夜离开了,他宝贝女儿的珍贵贞操才没有断送在阿浩手上。要是换成是另一个无恶不作的大色魔,那他一家人那晚就会完蛋了,少霞不用说一定会被那色魔干破鸡迈,连他醉熏熏的娇妻和大女儿的嫩穴也可能被一起捅破。哇靠,真是想不到呢。她小叔叔是我和少霞的媒人公,不知道他会是这么淫乱,连自己亲侄女也差一点姦淫了,但是我听女友说出这件事之后,心里很兴奋,尤其看着女友保留下来她那时国中三年时候和我合照的那张照片,看着照片里两个还充满稚气的少男少女,不禁对相中的自己说道:「嘿嘿,胡作非呀胡作非,你在拍这张照片的时候,还不知道身边这个漂亮的女生将来就是你的女友,也很可能将来是你的老婆,可是拍完这张照片之后,她回家就会被她那好色的小叔叔放肆地抚弄、挑逗,还被弄得高潮了!你知不知道?」我自己也不清楚如果当时自己知道会有这种女友,会有什么感想。但如果那时候被我爸爸知道他这徒弟的淫念,他那晚一定会把他们留下来,半夜和阿浩一起淫弄少霞,那我和少霞的历史将会重新改写。这实在难怪我女友不想我见到她小叔叔。不过,我觉得女友不是憎恨他,只是她不想让我知道这个媒人公曾经对她做出丑事。这件事发生在少霞国中三年那时候,她当时还不是我的女友,而且我也没有亲历其景,只是靠女友说出来的片段凑合一起,讲起来就不够兴奋。所以这件事我也不想写出来,只不过最近我和女友又和她这个小叔叔见面了……
  (待续)
  这次算是破例了,因为写得太累的关係,又赶在新年向大家问好,所以只好把和女友小叔叔见面的事情留到下一篇再继续写。我希望早日完成第34篇,不要各位大哥等候。祝各位新年喜气淫淫!